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康复案例

强直中晚期拄拐行走 小分子治疗后挺胸骑车

时间:2016-03-14 10:16:17 作者: 来源:
导语:   2004年,在爱尔兰留学并艰苦创业、颇有成就的王健不得不放弃国外的一切,回到故乡沈阳。只因为终日奔波操劳,给他的身体种下了深深的疾病隐患……强直性脊柱炎...

   2004年,在爱尔兰留学并艰苦创业、颇有成就的王健不得不放弃国外的一切,回到故乡沈阳。只因为终日奔波操劳,给他的身体种下了深深的疾病隐患……强直性脊柱炎这个不速之客的来临让他的腰、腿痛的彻夜难眠,身形弯曲、身体极度虚弱,严重时拄拐走路……让这个三十多岁的小伙潸然泪下。好在求医路上的磕绊与永不放弃的决心终于让他收获了健康,如今他终于能轻松的直起腰,抬起头,他所看到的,是一个久违的世界,一个全新的视角,足以直面自己的幸福人生。

  "当我回国以后的时候,出机场,我父母看见我的时候,说呀,儿子的腰怎么弯了呢,挺直啊,我说挺不起来了。" 强直性脊柱炎导致的僵硬和疼痛,严重影响了王健的日常生活,日以继夜、无休无止的折磨,让他夜不能寐,连走路都困难,严重的时候只能依靠拄拐杖行动。"对于我来说,生活上影响很大,基本的出去走路、走一段时间腰就开始疼,疼的我就找一个地方站一会或蹲一会,反正就是找一个姿势能让自己的腰痛缓解一下。我之前上车很费劲,如果是在副驾驶上车,我得先把头钻进去,然后再一步步把这两个腿抬上进车里,正常应该是把腿伸进去直接坐进去,我不行。平时上厕所蹲着那种,蹲便那种我这两条腿是蹲不下去的,一般我都尽量选择坐便,更别说平时系个鞋带、提个鞋都很麻烦。其实我本人平时挺爱做饭,做点饭切点菜就难受了,就疼了,有时候我感觉做饭也是一个心情,腰一疼,心情不好,干什么都没兴趣。"

  "白天还好一点,就是到晚上,疼得我就没法睡觉,那个时候我感觉我都快精神衰弱了,然后你说我这么大的一小伙子,自己半夜搁屋里关着灯,疼的在那哭,因为你说自己痛苦,跟父母说也没有用,也解决不了,但是就是疼,这种折磨就是这样。

  "我去的是医大医院。然后我记得大概给我开了5种西药,听医嘱回家我就开始吃,每天吃起来感觉都是一把,大概吃了有一个多月时间,我自己的感受一个是舌尖发麻,都没有直觉了,而且整个身体状态极度虚弱,一点力量都没有,症状没有减轻,而且越来越疼。然后我去我家附近一家中医诊所,去看了一下中医,老大夫对我说,'小伙子,你这个药再吃你可真吃废了,你可不能再吃!'所以这个药我就停了,停了怎么办呢?他中医上有他中医的一套方案,就是针灸外加电疗,但是在那大概也治疗了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也是根本没有什么效果,丝毫没有减轻。"顽固的强脊炎久治不愈,带来无尽的痛苦,活生生将一个东北小伙折磨的潸然泪下。

  2012年10月6日,对于王健来说是已个非同寻常的好日子,这天,他无意之中得到了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一线生机。 "也是有那么一天,真的是疼的太闹心了,也没啥事,就是拿手机上网查,看我这病还有没有什么解决方法,结果就翻到了咱们这个医院,我看了一下整个写的内容,还算是符合我这个病,因为我得这个病这段时间,我自己也看过很多书,也大概了解,所以感觉像理论这块都可以。"

  抱着后一搏的心态,王健接受了沈阳京城强直性脊柱炎研究院的治疗,经过医院医生诊断,王健被确诊为中晚期强直性脊柱炎,医院医生结合王健的病情,制定适合王健的治疗方案,采用卫生部推广新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疗法小分子疗法来进行系统化治疗。

  2012年12月初,王健接受第一次治疗。

  "第一次手术治疗之后,我之前描述过的腿的疼痛症状几乎消失了,这个收获让我感到非常惊喜,至少我不疼了。"

  2012年12月末,王健接受了第二次治疗,这次手术的效果令他惊喜不已。

  "我第二次做是在12月末,做一次手术只是症状减轻,但是这个身形改变的还不是很大,没有太大明显,但是第二次做的时候,好像左腿我感觉还是有一点点疼痛,我这个时候告诉大夫这个腿还是有点难受,他着重地又把我这块重点地做了一下,这次效果确实又比第一次好,而且整个从下往上做了一遍,第二次结束以后,我就发现回家我妈也看见了,这身形开始有变化了,腰直了,不像原来那么弯了。"

  两次手术的显著疗效,大大坚定了王健的治疗信心,从此,他成了沈阳京城强直性脊柱炎研究院的常客,积极的配合医生的治疗,每天坚持运动,一大早,王健就骑上自行车到医院接受恢复治疗。

  2013年3月末,王健接受了第三次手术,这次手术对王健来说是印象深的一次,因为他的脊柱在弯曲了数年之后,终于能再次挺直了。

  "我第三次手术是在三月末,给我印象深的一次手术,当整个手术做完以后,他有一个手法,要把我的身形归位,我自己都能听到医生清脆的响"咔吧"一下。强直性脊柱炎这两个关节是粘连的,通过他的手术治疗,一下子分开了,然后等结束的时候,我走下手术台的时候,我自己当时的感觉是,我之前从来没法形容的,我非常激动,我多少年都没有见到过这种视角,我以前都是这样低着头这种,今天我终于可以挺胸抬头走路了,这个真是没法形容当时那种兴奋。

  • 上一篇:强直误诊成腰突,小分子治疗终康复
  • 下一篇:患者故事:心态决定一切
  • 友情链接
    解决溢出,不可去掉